kenyailiuyu1314

S:

需要一场心灵的洗礼。
灵隐寺·云林茶会。

秘密基地:

#Love Live!#


東條 希 cn 西綺Izumi      |    摄影 Celica    |    化妆&后期 自理    |    协力 豆子 九筒


第一次出外景出得那麼倉促...髮網都沒帶TT..!

預告2P,正片遙遙無期系列^q^....


天上那个施主你别跑(二)神盗瓶×和尚邪

隔壁做菜的:

(确实取不来很精炼很文艺很叉叉的标题←_←)

战国帛书失窃,吴邪决定先不告诉方丈。

这夜,无邪在密室里等张起灵,张起灵果然出现了。

方形的通道里,张起灵一身黑衣,不紧不慢地走来。橘黄色的烛光微晃,消融了张起灵眼睛里的狼戾之气。因为是背光,无邪盯得有些仔细。

“玉佩给我。”却是张起灵先开口,声音冷得不像话。

这个盗贼有点冷,无邪在心里嘟囔起胖子师兄给他说的故事。好歹也认识了,竟连招呼都不打一个!

无邪双手背在身后,晃荡了几步:“张施主,白乐天的书看到哪里了?”

大概是不想浪费时间,张起灵采取了最直接的方式,开打。

“啊啊啊!张施主,切莫发怒,怒气伤肝。”无邪巧妙地移动步伐,躲开一招,僧衣翻飞,像跳舞一样。

张起灵被无邪那笑嘻嘻的模样看得不舒服,动作更疾,直捣无邪的咽喉。

谁知无邪仍然轻巧地躲过了,那移动的步子有些眼熟,张起灵这才发现,无邪的步子竟是照着密宗心法踩的!

张起灵脑中才闪过这样的意识,就已经来不及了,头顶上已然罩下来一个铁笼子,无邪把他拉得死死的,“施主,还我的白居易文集!”于是,两人就被困在了一起。更准确地说,是无邪把自己和张起灵关在了一起。

张起灵有些招架不住这僧人,虽然武功比自己弱,但满肚子鬼主意,难道……他吃软不吃硬?

“啊~施主,”吴邪摊开手,“我们被困住了,怎么办?”张起灵这才发现自己被抱了好久。

张起灵哭笑不得,弯了一下嘴角,稀奇得无邪说不出话,“你……你……你会笑的!”无邪指着张起灵,张大了嘴,腹诽,虽然笑得比哭还难看。

张起灵就这样在吴邪震惊的目光中点了他的穴:“战国帛书我不会还,但玉佩我一定要取回来。”说着,就在无邪身上摸索起来。

“施主,非礼……勿摸!”僧衣很薄,无邪因为被点了穴道,摸起来软软的。不过张起灵才没有想这些,只是专心地寻找玉佩,忽摸得无邪大腿内侧硬邦邦的,有些不确定,再摸了一把,果然是把玉佩拴在大腿上的。这样奇绝的部位,恐怕只有这位才想得到。

“咳!”无邪咳了一声,表示内心的尴尬。

张起灵收好玉佩,按照记忆里吴邪踩的步子自己踩了一遍,铁笼子果然升了回去。

“诶诶诶,施主,别走。如今机关已经启动,方丈肯定知道了。你盗走帛书,是我失职,你走了,遭殃的是我。”

意外的,张起灵看了无邪一眼,心里想,如果无邪可以动的话,肯定是耸拉着脑袋的。

“带我一起走吧……”

无邪本来就知道自己打不过张起灵,但没想到自己败得这么惨。丧气之际,只能用这样的方法,撬动一下张起灵的恻隐之心。无邪眼巴巴地盯着张起灵,心里却是没底的。

没想到,张起灵好像根本就没犹豫,一把把无邪拦腰提起,夹在自己胳肢窝下,朝通道走去。

“那个,施主,可不可以解开我的穴道!我是心甘情愿跟你走的,我不会搞什么妖蛾子啊!”

于是,在和尚们无措的目光中,盗贼像夹一块木板一样,盗走了自己的无邪长老。

只有方丈知道,战国帛书才是盗贼的目的,只是,无邪师弟为了夺回战国帛书,牺牲至此……

黑暗里的胖子和尚与方丈交换了眼神,渐隐了身形。

(张起灵为何盗走无邪,玉佩对张起灵有什么意义,和尚们不知寺內竟藏有战国帛书,胖子和尚深藏不露?请看下期,无邪就要跟张起灵闯荡江湖去了!)



古骨谷:

“Well, Father, You believe in god, uh-hun?”

 "After meeting you."

腐息息息:

ダンガンロンパ 希望の学園と絶望の高校生


江ノ島盾子---风息

摄影-------yutsuka

special thx redblue

Y-A-N:

【我只要毁灭一切,直到野兽的呻吟停止为止。】

摄影:游鬼

后期:楚一凉 【这么炫酷的后期只有靠我可爱的凉凉了QWQ

记得这个po微博的时候被人吐槽眼睛太大不像总督的狭长眼········对于这个我想说:我以后一定会注意P眼睛的!真的!你看着我真挚的眼睛!